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明炬特色 >> 明炬讲堂

明炬微课堂第九期之“汉文帝废肉刑”

文章来源:四川明炬(泸州)律师事务所   发布时间:2020/4/13 14:36:04   浏览量:[]

 

 

  主讲人  黄一平

 

中国封建制采轻刑至废除肉刑,始于汉文帝。文帝即位十三年,齐太仓令淳于公有罪当处以刑罚,被捕待决于长安。淳于公膝下无子,只有五个女儿,当他被捕时,骂女儿们说:“生子不生男,缓急非有益也!”意思是没有生儿子,关键时候一点都指望不上。小女儿缇萦非常悲伤,随父亲来到长安,向文帝上书说:“我父为官,齐中一带百姓都称赞他廉洁公平,如今犯法要被处以刑罚。我真的很伤心,死者不可复生,刑者不可复属,纵然以后想改过自新,都办不到了。我愿意将自己作为官奴,为父亲赎罪,使他能重获新生。”天子阅后,龙心悲悯,遂下一令曰:“制诏御史:盖闻有虞氏之时,画衣冠异章服以为戮,而民弗犯,何治之至也!今法有肉刑三,而奸不止,其咎安在?非乃朕德之薄,而教不明与!吾甚自愧。故夫训道不纯而愚民陷焉。诗曰:‘恺弟君子,民之父母。’今人有过,教未施而刑已加焉,或欲改行为善,而道亡繇至,朕甚怜之。夫刑至断肢体,刻肌夫,终身不息,何其刑之痛而不德也!岂称为民父母之意哉?其除肉刑,有以易之;及令罪人各以轻重,不亡逃,有年而免。具其令。”

文帝不愧为大政治家。秦末楚汉相争之后,刘邦入主关中,鉴暴秦苛刑峻法仅二世即亡之戒,刘邦删繁就简,约法三章,天下得以休养生息,仓禀充实,人心稳定,为文帝进一步废除肉刑打下了坚实的政治基础。尽管封建天子言出法随,但文帝此举决不是一时心血来潮,拍脑袋、拍胸口的产物,而是经过历史研究,认真对比:有虞氏时,国家用象征性办法取代屠戳,百姓也不犯法,“何治之至也!”今法有肉刑三种(黥:脸上刻字;劓:割鼻;刖:斩足),如此残酷,而奸仍不能止,“其咎安在?”1748年,孟德斯鸠出版了他的《论法的精神》,他在书中说:“经验告诉我们,在刑罚轻微的国家里,公民精神所受到的影响,如同刑法严酷的国家一样深刻。”殊不知,比他早2000年的汉文帝,已经注意到这一十分有趣且十分重要的现象了。文帝殷鉴历史,以图振兴国家,要走宽刑轻罚之路,可谓壮志凌云,由来已久。文帝二年五月,除诽谤、妖言罪;七年冬十月,令列侯太夫人、夫人、诸侯王子及吏二千石无得擅征捕;夏四月,赦天下;……缇萦姑娘的上书,提供了一个契机。文帝扪心自省,深深自责的态度也让人十分感动。“非乃朕德之薄,而教不明与!吾甚自愧。”其中夜忧思的拳拳忧患意识,跃然字里行间。“故夫训道不纯”类乎于官府张罗结网为民众构成的陷井,带有“蓄意”的意思,文帝反省到如此地步,何其深刻。文帝除肉刑还在于他对老百姓“朕甚怜之”的一份情怀。诚然,这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俯悯,作为封建帝王,还能怎么要求。但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他身为封建制度上升之初的一代明君,那种浩大的抱负,那种深 明统治权力深深植根于民众之中的依赖,故而,“夫刑至断肢体,刻肌肤,终身不息,何其刑之痛而不德也!”其感同身受,也令人感动。

汉文帝废肉刑,在中国封建法制史上确是一件大事,它体现了新兴的封建统治阶级注重民本民生的司法理念,其宽刑轻罚的法制环境,营造并保障了西汉前期人民安居乐业,社会和谐稳定的欣欣向荣的大好局面,成就了汉朝文景之治的宏伟大业,对汉民族的发展和中华文明的传承,影响极为深远。

川公网安备 51050202000267号